文化旅游 首页 > 文化旅游

【走进金口】北阡村轶闻传说之房素遗产案

2017-05-15

  清代咸丰年间,金口港上土产商人房素因投机粮油发了大财,骤然成为北阡首富(其时,金口北阡包括今日金口凤凰村)。

  太平天国运动爆发之后,大清帝国内忧外患。为挽救时局,朝廷一面下令内地士绅督办团练,一面向沿海各地商户征收协饷捐输。但随着太平军定都南京,林凤祥、李开芳挥师北伐,北方捻军等武装渐与南方太平军有呼应之势,京津沿海一代商户们开始轻视朝廷,都不想出钱。

  北阡房素自幼经商,在南方遭受过太平军掳掠,了解太平军,断定太平天国及捻军不能成事,只会祸国殃民。为早日平息战乱,就带头捐输给朝廷十万两银子,得到朝廷褒奖,被朝廷以例授为正五品“奉政大夫”。金口港商户们无奈,只得各出捐输,暗中却对房素嫉恨排挤。最后,连房氏家族商户们,也开始孤立打击房素。

  房素在商户们的嫉恨排挤中忧愤死去。三房妻妾均未生养,房素的正室妻子邵氏就收养了与她有姻亲关系的房世臻之子房吉中,承继房素香火。

  眼见房素留下的巨额家产独归了房吉中,房姓族人更是嫉恨,就以过继者必须是逝者“所亲所爱”为由,把房素的三房妻妾告到即墨县衙。房氏家族中后生,不乏自荐要承继房素一门香火者。

  当时,即墨县令叫郑鸣冈。据《即墨县志》载:郑鸣冈“性情慷慨,实心爱人,不留牍,不用刑,于民秋毫无所取”。因此,房氏家族虽有钱财行贿,无奈县令不但廉明,而且十分同情房素遗孀。为使房素遗孀保住房素遗产,且让房氏族人不能继续纠缠,郑鸣冈遍查典籍,依据宋代理学名家陈淳《北溪字义》中关于亲属的权威解释,判决房素遗孀及房吉中继承房素遗产,合情合法。

  《北溪字义》中载:“亲重同宗。同姓不宗,即与异姓无殊”。那些自荐承继房素香火者虽然姓房,但并不能证明与房素同宗(其时北阡房氏迁来即墨金口时间不长,尚无谱书),可视为异姓,没有任何继嗣乃至继承遗产依据。而房素遗孀及继子,却是房素遗孀及遗孀的“至亲至爱”,承继房素香火,合情合理。

  《大清律例》,历来“有例不用律,天理大于王法”。而圣贤之言,更是最权威的法律解释。房氏家族中觊觎房素遗产者只得撤诉。房吉中与房素三位遗孀为避麻烦,关闭房素商号远走上海,再也没有回到即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