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旅游 首页 > 文化旅游

【走进金口】北阡村轶闻传说之一门武生 我武惟扬

2017-05-15

  清朝道光年间的某个秋天,即墨东南大崂山中有个道人北上莱阳清军绿营复仇。道人格毙仇人之后,却惹得莱阳绿营官军追杀。

  道人身负重伤,一路奔逃来到金口北阡。北阡人房吉顺恰好在场院赶一匹健骡拉石磙打场。房吉中就把穷途末路的道人藏之于豆桔之下,若无其事继续打场,崂山道人因而脱险。

  身负重伤且能经受石磙碾压,房吉中知道道人身负绝技,就恳求崂山道士于北阡房家养伤,顺便教授房氏子弟习武。三年间,房氏子弟武功精进。房吉顺四个孙子公仰、景仰、高仰、清仰,均同科考中武秀才。当时房氏家族,有“一门武生”之誉。

  但崂山道人最好的弟子,却是房吉顺本家旁支的房华山。房华山天生力大无比,并且身手矫健。某个夏日午后,房华山墙外有乡邻因争抢碾子而聒噪,饭后小憩的房华山出来,直接把四五百斤重的石碾子举过头顶,放到墙头。至今,金口北阡村的那盘古碾,碾盘在房华山故居之东十几米外,而碾子,则依旧在房华山门外。

  金口凤凰山上曾有野狼,常夜间进村残害人畜。有天晚上,野狼又下山进村,房华山一跃而起,匹马直追,手握野狼脖颈生擒野狼回村,摔毙野狼于北阡街口,请村人好吃了一顿“野狗肉”。

  据北阡老人们讲,房吉顺家族虽然“一门武生”,纵景仰、公仰、高仰、清仰四人合力,也不是房华山对手。唯有村东侯家滩武进士侯思全,能与房华山“试吧试吧”。

  但自来功名不由人。房华山虽然武功高强,却只考中一个武秀才便去世了。房氏一门武生,倒是房高仰最为科场得意,顺利考中武举后,很快就做了登州镇标骑右营左哨千总,并且为父亲挣得武德骑尉诰封,为母亲挣得诰命宜人。

  同治四年即公元1865年,房高仰跟随僧格林沁在山东曹州吴家店一代对抗捻军。僧格林沁全军覆没,弓马娴熟的房高仰却杀出重围毫发无伤,被朝廷撤职查办。

  公元1875年,光绪皇帝登基,房高仰起复为即墨营守备。不久,房高仰告病解甲归田,八十三岁而善终。